狸狸知

嘘——在评论里ε-(•́ω•̀๑)

一放假我就开车了,各位等等ʕ̢̣̣̣̣̩̩̩̩·͡˔·ོɁ̡̣̣̣̣̩̩̩̩
然而我们学校十九号才放假!!啊啊啊!!

大概……没有那个月黑风高夜(你

梦与羔羊与炼金术

纯新手!!超烂!!虫很多!预警(̿▀̿̿Ĺ̯̿̿▀̿ ̿)̄
是随便找的设定,本来只想写轰出但是写成了轰出胜(希望大家都爱久……)

       款冬的汁液是牛奶般的乳白色,却带着苦味并且很难闻。那个味道,就像把绿谷按进款冬的花丛里,一株株款冬被压折,苦涩难闻的汁液被释放,从鼻腔向上入侵绿谷的大脑,向下侵入绿谷的气管和胃部。
         胃部突然收缩,向上往喉咙的收缩。瘦骨嶙峋以至于肋骨都可以清晰看见的绿谷,瞬间被这种反胃感折磨得双腿站不稳,再加上此刻的狂风,绿谷已经没有力气再靠着柱子。绿谷吐出几口泛黄的胃酸,鼻子里也流出从胃部涌上来的胃酸,胃部的收缩稍稍好了些,绿谷低着头,头发披散下来,把他憔悴苍白的脸整个遮住。
         从被关起来到现在的五个月里,绿谷只能在十几平米只有一扇木窗的潮湿的牢房里活动,马甲被磨破,被虫鼠啃坏。如今只剩身上这件白色的内衫,更不说剪头发和洗漱。绿谷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。
        被绑住的双手手腕,被麻绳磨得生疼。此刻因为绿谷无力站立,全身的力量由着手腕吊在麻绳上。
         从前额垂下沾着泥土和干草屑的头发掩盖下,那双曾经充满无限生气的眼睛,如今死气沉沉。眼眶深陷,像中了毒将死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绿谷看着自己凸起的仿佛包裹着一颗跳动的心脏的肚皮,干瘪的皮肤松垮的肌肉,但是小腹那里却隆起。
        绿谷的泪水慢慢地,慢慢地从他的脸上滑落。
        “焦冻……救救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簇拥在绿谷四周的人群发出高声刺耳的尖叫,那个穿着黑衣的人,一手高举着十字架,其他的人也都效仿他一手举起十字架,高声尖叫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而他们的另一手里,是火把。
        这火把将点燃绿谷脚下的柴木堆,将这个小腹隆起的男人——这个怪物烧死!
        在这个黄昏,在夜幕降临之时,在神圣教堂的面前。人群围住这个怪物,中心是尖叫举着火把的男人,外围是害怕却期待的女人。他们在等待,等待黑暗来临,那个魔鬼来临,他们烧死他的妻子,以他妻与子的身体作为篝火的燃料,然后人群放肆欢乐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一切的疯狂,绿谷毫不知情,也看不清这疯狂的人群,他的眼睛浑浊视野里蒙着浓雾,他只是本能地感到极度的恐惧,他很想很想缩到某个角落里。这五个月里让他无比痛苦的囚牢,此刻他却祈求那份狭窄和黑暗。
        绿谷不知道四周举着的火把,他只能看到无数过于明亮的光,他以为自己置身太阳中心,他似乎感受到皮肤和血肉受到太阳的炙烤。
        “焦冻……救……救救我……”绿谷这样呢喃着,心里却没有任何希望。他不再信任任何人,他只希望那个人能听到这谎言,能够怜悯他,能够拯救他。
        在受尽折磨的五个月后,在即将丢掉性命的今此刻,绿谷已经难以思考自己这样的“怪物”是否该活着,麻木地被垂死的身体滋生出的求生欲支配着。早上被带出牢房的时候,绿谷甚至想过那除去轰之外的那个人是否来救自己,到了此刻的黄昏,绿谷也清醒了,他也不过是一介人类,怪物果然还是该由怪物拯救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绿谷也不止一次想过,想和爆豪好好告别啊。
        黄昏渐渐褪去,夜晚带着黑暗袭向大地,举着火把的众人的眼睛,在火光的映射下,仿佛一群看着羔羊聚精会神的吸血鬼。众人屏住呼叫,静静地等待魔鬼的来临。
        此刻广场上的教堂内,寂静无声,入口对面尽头,抱着耶稣的圣母玛利亚,神情哀伤。
         而轰,站在雕像的正下方,看着抱着耶稣哀伤的玛利亚。从那场疯狂的集会开始时,这个教堂就变空了,看来比起侍奉神灵获得保佑,不如亲自杀死异端来获取利益,即使这个异端是个一心要保护镇子的英雄。绿谷被绑在广场中心柴堆的柱子上时,轰就来到了这个空寂的教堂,一直站立着凝视这死去的耶稣和哀伤的玛利亚。
        轰伸出左手,从掌心那里有如同墨落入水中的黑色在他惨白的皮肤上晕染开,那一点黑色就像一个小小的心脏,在轰手心跳动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来救你了,绿谷。”轰露出一个十分纯粹的笑容,轰闭上眼亲吻着掌心,却流下泪水。
        瞬间,雕像下的人消失了,再没有人凝视死去的耶稣和哀伤的圣母。
        而在黑暗里,在轰消失后,在礼堂正前方的雕像墙左下侧的门后,出来了一个人,是一个穿着炼金术士服饰的少年。从彩窗透进来的广场的火把聚集的明亮的火光,让他似乎因为愤怒而睁大的双眼,像红宝石一样发出光彩。
        这座教堂确实并非轰认为的那样空无一人,轰在这座教堂完全变空后到来,而这个少年,在这座教堂开始变空那一刻就到来了。他用那双鲜红瞳色的眼睛冷静地观察着陷入疯狂的镇民,也死死地凝视着处于着疯狂中心的绿谷。
        也在刚才,在黑暗里死死地盯着轰。
        少年也来到了雕像的下方,也凝视了死去的耶稣和圣母玛利亚的雕像,也张开了手心,也有那颗黑色的跳动的如同心脏的点。
        窗外传来逐渐响亮的吼声,并且有不断逼近教堂大门的混乱嘈杂的脚步声。
        “砰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突然,门被猛地推开,强光划破黑暗,凌冽地划在雕像上,也让少年的身影被照亮。
         推门而入的人群里为首的那个,也是之前在广场上最激烈地煽动人群那个,他对着少年大喊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 “爆豪祭司——请杀了那个怪物吧!那个魔鬼就要来了!”
        而爆豪地转过头后,看着被火光映得狰狞的众人,露出一个阴恻又蔑视的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,我会杀了那个怪物,那种废物就该被杀了啊,废久。”
        站在以自身性命来拯救世人的耶稣身前,对无能的镇民承诺将杀死怪物。爆豪在想,自己还真是个英雄啊,而自己要杀死的是一直以来想成为英雄的绿谷出久,多讽刺!
        爆豪握紧拳头,手心的那颗跳动的墨点,像感受到被压迫跳动地更加激烈。      

造谣作假还移花接木,真的又恶心又难看,心疼各位太太

辟谣长微博:

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。

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,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、甚至酿克酿可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,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,3天后就会撤tag。

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,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,非常感谢。

再次为占tag道歉。

本文可以转载

作者自证未成年的地址点我,学生证上可以看出她刚满17,写文和寄礼物的时候都是16岁

由于评论的强烈要求,在此重点申明一个观点:

小众性癖创作请一定打好预警、并且不要打角色tag、文章放外链不直接贴